当前位置:首页>>
政务公开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互联网医疗:从风口到“封口”?
发布时间:2017-05-18   来源:健康报网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医疗在国内风起云涌。仅2016年第二季度,互联网医疗的投融交易就达60起,融资额达9.7773亿美元,环比增长83.1%。然而,近日在坊间流传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两份文件,被指从国家层面收紧互联网诊疗活动,一时间引发行业高度关注。
  风口浪尖上的“凤凰城”
  “抱歉,我们这个会不对外。”5月12日15时许,记者来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国际交流中心。在1楼的多功能厅门口,两位工作人员反复确认完身份后,果断拦下了记者。
  这原本是一场对媒体开放的以互联网医疗为主题的发布会,记者从侧面了解到,此次参会人员除了银川市部分领导外,还有14家已签约银川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但最终却因为种种原因,将媒体拒之门外,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闭门会”。
  银川市地处我国西北部地区,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塞上古城和发展中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又称“凤凰城”。这座并不十分发达的城市能够完成互联网医院建设的“弯道超车”,其实出乎很多人意料。与此前火热高调的宣传态势不同,此次记者在银川市采访时,银川市卫生计生委和相关企业掌舵者,均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处于风口浪尖的银川市与互联网医疗有着怎样的渊源?
  2014年,凭借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先行先试”政策优势,银川市在智慧城市建设上走在全国前列。有报道称,银川智慧城市建设启动后,短短两年多时间,累计完成投资7.1亿元。智慧医疗就是依托智慧城市而来。2015年上半年,依托智慧银川项目,银川市启动了智慧医疗——银川市医疗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建设项目。2016年4月,银川市政府与好大夫在线签约,宣布共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12月,好大夫“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和微医“宁夏互联网医院”先后宣布开业。
  2016年,银川市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等文件,对怎么进行医患匹配,如何预约转诊、体检、会诊、协调转院,发生医疗纠纷如何处理,药品购买、配送环节如何监管等细节,都做了详细规范。今年3月10日,银川市又在其他政策上给互联网医院亮起了绿灯。如允许全国医生在银川互联网医院注册备案后多点执业,医生跨省多点执业“合法”化;计划将互联网医院列入医保定点医院,电子处方与医保系统下药店全面接入,可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网上诊费;处方可以流转到线上和线下的药房,药品可以线上下单、线下配送;授予互联网医院进行职称评定权利等。3月19日,全国15家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集中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至此,在全国已建成的25家互联网医院有17家落地银川。
  5月15日,记者在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落地医院——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到了一场正在进行的线上会诊。会诊申请方是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小儿康复科副主任医师刘丽和患儿及家属,连线的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小儿精神科章依文教授。通过逾30分钟的视频连线,章依文教授基本排除了孩子原本的自闭症诊断,并对接下来孩子的用药、康复训练的内容和方法提出了建议。诊室外,互联网医院的优势、专家远程会诊的招牌醒目张贴在显眼处。
  宁夏卫生计生事业发展公报提供的一组数据,道破了银川市的动力和苦衷。统计显示,2015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每千人口拥有的床位数为4.77张,每千人拥有执业(助理)医师2.37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2.42人,综合医院医生人均每日承担诊疗6.66人次,一直在全国平均线左右徘徊。作为省会城市,尽管银川市集中了宁夏多半的优质医疗资源,但从全国范围看,银川市依旧是优质医疗资源相对缺乏的地区。“互联网医院可以有效缓解优质资源不足这一痼疾。北上广等地医生加入互联网医院进行多点执业,等于整合这些医生的碎片时间,再造了2倍~3倍的医生资源,增加银川市的供给。”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说。
  “争夺银川”的内在逻辑
  十余家互联网企业齐聚银川,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圆满。2016年年底,好大夫在线和微医集团两家企业先后在银川市开办互联网医院,人们就不难嗅出这场“银川争夺战”的火药味儿,甚至有业内人士形容其为“狭路相逢在银川”。让互联网医疗民间资本涌动银川的,除了当地政府的积极态度和优惠的政策环境,还有哪些隐藏的逻辑?
  首先是互联网医疗行业遭遇的发展瓶颈和转型需求。“如今,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已经从原来对医生个体开展争夺的‘客户战’,变为围绕城市展开争夺的‘阵地战’。”一位互联网医疗企业从业人士告诉记者。2016年,被许多人称作移动医疗“移不动”的一年。《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显示,经过3年快速发展,“轻问诊”已成为产生移动医疗巨头最多的细分行业。但由于“轻问诊”在商业上一直找不到较合理的变现模式,咨询付费规模小、增值服务等其他收费模式转化率低,到2016年,互联网企业将注意力转向了互联网医院。“线上诊疗真正开启了互联网医疗的商业化阶段。我们在网上可以远程做很多业务,比如复诊、续药,而患者们习惯于为看病、复诊这些服务付费,这些业务可以实现小规模盈利。这个阶段是企业实现收支平衡的关键。”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说。
  数据显示,我国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工,仅2016年4月一个月就有7家宣布签约建设。除此之外,近年来,国家层面关于“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宏观政策导向趋于明朗。《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18年,在健康医疗领域,互联网应用更加丰富,公共服务更加多元,社会服务资源配置不断优化。
  “要打好‘阵地战’,需遵循比较经济学的原则。”一位互联网医疗从业者说,互联网医院不会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率先出现,因为中心城市一直以来都是医疗资源的高地,一来撼动既得者的利益很难,二来患者在大医院就医方便,间接不利于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而银川、贵阳等中西部城市在医疗资源上有所欠缺,老百姓异地求医时经济生活都有巨大压力,再加上优惠的政策环境,这都是互联网医院形成的土壤,也是“争夺银川”的直接动力。
  未来该何去何从
  流传的两份文件似乎给快速推进的银川互联网医疗带来了巨大冲击,是“急刹车”还是按部就班推进?银川市也处于焦灼的观望和等待中。郭柏春说:“一些媒体认为银川发了15家互联网医院的牌照,其实这是个误解。签约15家只是批准他们进行筹建,3个月筹建完成后,才进行验收,验收合格才会颁发互联网医院牌照。现在银川只有好大夫和微医两个互联网医院牌照,验收也是有一定条件的:包括注册资本金不能低于1000万元;必须上医责险;平台系统必须能同时支撑1万人在线;必须导入3000名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的医生;服务器必须放在银川大数据中心,并且端口对卫生计生委开放,接受实时监管。”
  “国家卫生计生委这次反应很快,及时意识到互联网医院过热了。”一位委属委管医院院长说,对于“互联网+医疗”,他认为,目前的定位并不准确。在他看来,医院好比一匹奔跑的骏马,互联网好比翅膀,马插上翅膀会变成更快更强的飞马。而反过来说,马离开翅膀依然在奔跑,而翅膀离了马,则成了无用的羽翼。
  “互联网是一个打破时空限制分配资源的科技,非要限定它应用的时空,就是限制生产力。最终的效果就是让从业者继续打擦边球,让交易成本更高,让看病更难更贵。”一位投资管理企业的人员说。
  清华大学医疗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健指出,互联网医疗作为整个医疗体系的组成部分,要准确定位、明确概念、审慎监管。“‘互联网+医疗’既不是医院信息化的延伸,也不是医院的互联网化建设,而是资源的优化组合。对于互联网医疗的监管,切忌设置新的围墙,遏制互联网自身开放属性。”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相关人员表示,国际经验证明,互联网信息技术与医疗的深度融合已经成为发展趋势且前景巨大。但在推动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加强监督管理、明确行为边界,同样不可缺失。“美国就要求医师开具处方前,必须亲自或通过远程医疗对患者进行至少一次的医疗评估,并与患者建立签约服务关系;部分地区规定,医师在线开具处方之前,必须亲自对病人进行物理检查。在开具处方后,要由官方机构内的药师对在线处方进行严格审核,审核通过后才能获得药品。”
  “对医疗质量和病人安全的强调,不应被理解为阻碍行业发展。规范,往往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一位媒体人士认为,一些先行者在互联网医疗的道路上走得谨慎,但难以保证口子放开后,整个行业和将要进入行业的后来者们都能如此。目前,互联网医疗在政策规范、流程设置等方面还没有做好足够准备,国家适当地拉紧政策红线,也许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