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政务公开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健康报网]医院有权“拉黑”患者吗
发布时间:2017-05-03   来源:健康报网 
  日前,一则有关“号贩子、暴力伤医者或将上医院黑榜”的新闻刷屏。新闻提到,辽宁省已从试点医院采集可疑号贩子、患者爽约、不良事件、暴力伤医、恶意拖欠费用等信用信息。该省是参与国家卫生计生信用信息管理平台项目的3个试点省份之一,项目的目标就是借助信息化手段实现医疗公平、维护医疗秩序。不过,相关部门表示,目前这些信息并未公开,而涉事者“将被全国医院拉黑”还无从谈起。
  社会对患者黑名单事件的关注和争论由来已久。尽管为了杜绝不诚信行为,许多地区和行业都建了黑名单,但公众和法律界人士对患者黑名单可能引发不良的后果有所忧虑。
  建立患者黑名单是否必要
  针对辽宁试点收集患者信用信息的报道,有学者就“你支持患者黑名单吗”发起了调查。在206位调查对象中,84%的人认为建立患者黑名单制度利大于弊。进一步分析发现,受访者中包含了142位医务工作者和21位医政管理人员,他们大多支持该制度;而律师或其他人员却大多认为弊大于利。
  在谈及卫生行政部门是否有权收集公民个人信息时,一些法律专家坚持“法无明文授权政府不得为之”的观点。北京大学医学部卫生法教研室主任王岳认为,在公安机关行政处罚或法院判决信息之外,卫生行政部门没有法律依据要求医院上传患者个人信息,除非得到立法机关的明确授权。“如果患者曾经因为暴力伤医被拘留,那么这个信息可以收集并告知医院,但使用时稍有不慎,就会侵犯公民的平等医疗保健权。”
  还有一个较为普遍的担忧是,设立患者黑名单可能会加剧医患之间的对立情绪。王岳认为,设立黑名单是一种医疗行业面对医患冲突,寻求“公力救济”效果不佳继而开展“自力救济”的尝试,但这类做法可能非但不会改善医患关系,反而会使医患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医疗行业能否效仿金融机构、电子商务等领域的黑名单制度?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室特约研究员贺滨认为,银行等公用事业单位对于信用信息的收集和行为甄别有相关授权和明确标准,但医闹、号贩子等概念尚无明确定义,缺乏法律认可的甄别标准。因此,卫生行政部门的可行做法是首先针对卫生行业的特殊性明确失信人员标准,并取得国务院和司法机构的认可,而不是根据模糊的概念建立黑名单。
  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聂学,有过13年临床医师经验,是黑名单制度的拥护者。她认为,建立患者黑名单有助于让就医者约束自己的言行,加强医疗机构对暴力伤医等不良事件的事前防范,帮助打击号贩子,实现医疗公平。“这不仅关系到从业者的安全,也关系到就医者的利益。”
  谁有权得到患者信用信息
  2015年,浙江省卫生计生系统发布一份关于黑名单管理制度的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非法扰乱正常医疗秩序被行政拘留的公民应列入黑名单;黑名单信息通过浙江省卫生计生委网站及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信用浙江”网站等向社会公布。但最终,正式文件没有出台。多位专家对此表示,基于国家打造诚信体系的需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搜集从医者和就医者的信用信息是可以的,但对于信息公开范围要慎之又慎,公民信用信息绝不能大范围共享。
  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邹合强表示,就医者相关信息可以考虑授权卫生行政部门收集和保管,但获得授权的单位在收集信息之后负有保密义务,不得随意外泄。此外,这些信息应该分门别类,根据信息类型制定调用程序,不宜由卫生行政部门直接向医疗机构提供。他举例说,对患者欠费信息可以参照公用事业费欠费,纳入中国人民银行的信用评估体系,“但未经授权,不是谁都可以查到他人的资信评估报告的”。
  在邹合强看来,即便将医闹或患者伤医信息告知医院,医院也不能拒绝接诊,或违反诊疗规范而特殊对待,因此实际意义有限。“此外,暴力伤医并不是像酗酒那样的习惯行为,我认为没有必要全面通告。有实际意义的,恐怕是让以前与其发生过直接冲突的人员考虑回避。”
  更大的担忧是知情权会不会被滥用。一位专家表示,尽管将患者信用信息告知医生的初衷是提醒和警示,但在医患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医生可能因为“看人下菜碟”而对诊疗行为带来负面影响,甚至不排除因此而引起医疗过错。
  失信者该付出怎样的代价
  记者了解到,此次国家层面启动卫生计生信用信息管理平台项目的目的,正是希望通过信用信息的全国共享,推动在行政管理中应用信用记录和信用报告,建立失信联合惩戒机制,但具体做法尚未明确。
  对此,法律界人士纷纷提醒,医院无权拉黑任何患者,限制公民就医权是不能触碰的法律红线。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万欣指出,医疗服务是公共服务,其本质特点之一就是强制缔约,医院除超出诊疗范围外,不能拒绝提供诊疗服务,这一点和公共交通、供电、供水、供暖一样。对失信者的限制和惩戒要有法律依据,不能依据黑名单进行超越法律授权的行为。
  时下,建设“信用中国”已是大势所趋,医疗系统不能拒诊有不良行为的患者,不代表不能对患者就医行为进行合法合理的约束。邹合强建议,通过挂号信息识别号贩子,要求其在同一就诊时段只能选择一家医院挂号;对于多次预约挂号后爽约的患者,要求其必须现场挂号;将患者欠费信息与贷款拖延还款、拖欠公用事业费等一样作为个人的资产信用评估使用,让失信者承担购房限制贷款、限制高额消费等后果。
  邹合强还表示,如果行业管理者可以利用好这些信用信息,还会产生更多的积极意义。如通过数据分析了解医疗纠纷、伤医事件发生的学科分布、诊疗环节等,可以用来帮助提高医疗管理水平,有助于改善医患关系。